台中高分院判决书指出

张姓瘖哑男子从特教学校毕业后常回校当志工,辅导学弟妹们,从2015年6月至2017年7月间连续性侵猥亵男童、或夏令营学员,人数达11人,他供称在校时就被老师及他人性侵,造成他错误性观念,台中地院一审依强制性交等罪判9年6月,台中高分院认为他与部分被害人和解,且坦承面对司法,改判8年2月。

二审法官认为,被告自幼瘖哑所受教育有受限,而犯后积极面对司法调查,甚至将原先警方未发现的部分主动自首,被告自幼在听障中心成长,曾遭他人性侵,甚至听障中心老师亦为性侵之加害者,导致被告性观念偏差,衡酌被告在封闭、偏差之环境成长,从被害人转成加害人,原审判决量刑过重,给予减判。

台中高分院判决书指出,张男高职毕业后,因个性热忱,常不定期回听障中心担任志工,负责协助管理秩序、照顾中心内其他学员。但从2015年6月至案发2017年7月,竟将满14岁未满18岁男学弟多人,带到寝室、厕所或在校外,或夏令营、冬令营期间,先后猥亵抚摸男童生殖器,或以假阳具插入男童肛门,还有拍下猥亵照片等,总计性侵11名学员数十次,此案经被害人告诉父母后报警查获。

而更劲爆的是,张男在侦查期间,供称他曾被性侵,甚至被听障中心老师性侵,才导致有这种错误的性观念。

他喜欢拍摄男童生殖器照片,还常以黑色假阳具(未扣案)插入男童肛门,还曾以自己的阴茎插入男童肛门而为性交行为,或以手指插入男童肛门,而自己再一手拍照,存档在自己的手机内,供自己欣赏。

合议庭认为,被告已与3被害人达成和解,积极与其他被害人沟通,查无前科纪录,改判8年2月。